澳门新浦京8455com
个人资料
月照松林的世界
月照松林的世界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2,151
  • 关注人气:1,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浦京8455com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小小说:暂缓办理

(2012-07-17 15:14:40)
标签:

草根名博

墨池

潜规则

钓鱼执法

运管所

分类: 小说故事
    穆厦手握着方向盘,一边小心翼翼的缓缓行驶着,一边想着女儿上学的事情......学费加上生活费,大概还要缺个三千多元,亲戚基本上都借全了,还能找谁......

    不觉到了十字路口,前面就是红绿灯,隐隐约约的站着几个交警。穆厦一边行驶着,一边算着时间和距离,他要赶在绿灯亮的时候,加大油门冲过去......

   “快点,快点......”穆厦心里默念着,额头的汗渗了出来。前面几辆车,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似的,不紧不慢的晃着,看样子,他们是想等红灯过了,绿灯再亮时,再消消停停的过去。......五、四、三、二、一......,红灯亮了起来,穆厦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请出示你的证件!”,穆厦痛苦地睁开了眼睛,一个卡着墨镜的交警站在车前,看不清眼睛,脸黑黑的,不怒自威!

    穆厦做贼心虚似的,磨磨蹭蹭的,半天才掏出证件。“违章运营,请你跟我们到运管所去一趟”,交警举起手里的对讲机,“王金,你过来一趟,把这辆车开到运管所去。”

    穆厦头“嗡”的一下,只觉眼一黑,顿时面前万物都成了红的和绿的颜色,像舞厅内的灯,风一般的旋转起来,他只觉头晕目眩。

    搞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到了车管所。透过车窗玻璃,抬起头来,车管所富丽堂皇的办事大厅的门头正上方,“权为民所用, 情为民所系 ,利为民所谋”十几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

   穆厦感觉到自己就像一个通缉多年的案犯被缉拿归案一样,心理茫然一片,思维似乎凝固了;晕晕乎乎地跟着交警下了车,走进办事大厅,一股寒气逼来,不觉打了一个寒颤。   

    拐了一个弯,来到大厅西厢的一个办公室。门虚掩着,门上用大红隶书标志“所长办公室”。一个长发笔直的漂亮女孩,帮着推开了门,努了努嘴,示意穆厦进去。

   “你还没过户,谁让你运营的?嗯!”运管所所长是个白白胖胖的、面目慈祥的男子;头发不多,但根根整理得服服帖帖;脸上光鲜明亮;卡着一副不知是近视还是老花的茶色眼镜;单从神色上,看不出年龄,从体态看,估计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他肥大的手掌抚着气派的老板桌,还算明亮的眼光直视着穆厦,似乎想要洞彻穆厦的灵魂。

   “我都来过多次了,总是说暂缓办理......下岗了,还是借的钱买的车子期放在家里不营运,养不起啊......女儿开学学费、生活费又要大几千......”穆厦低着头,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嗫嗫诺诺的,半是争辩,半是哀求。眼角的余光告诉他,身边还站着几个满脸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哀戚的人。也顾不得这些人是否笑话他;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还有理了!”所长闷咳了一声,“难道是我们有错?!暂缓办理,整顿市场秩序,是工作的客观需要!难道只针对你一个人的?!你生活困难,孩子上学没钱,难道是我的责任,难道是我叫你借钱买车的?!要怨,只能怨你自己无用!买不起,你可以不买吗!人家在街上拾破烂难道就不活了?!人家在农村干活难道就不活了?!人家不都是活得有滋有味的!”

    所长一连串的质问,掷地有声,没有争辩的余地,“我们运管所可不是民政局?!我们可是为全市人民服务的,我们要对全市人民负责!怎么能任凭你们非法运营?!出了问题谁承担?!”

    “可你们‘暂缓办理’时间太长了吧,都快两个月了......”穆厦还心有不甘,低低的回应着,似乎是自言自语。

    “什么!”所长的修养显然受到了挑战,提高了分贝,“你叫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和你好说,你还上去了!”。所长站了起来,白白的脸憋得有点泛红,富态的身体将身后的主席画像遮得严严实实,只剩下老人家手书的“为人民服务”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在尘埃的覆盖下还隐约可见。

    “秦秘书,告诉会计,按规定给他处罚!”面对坐在一旁正在专心捣鼓电脑的高雅女士大声喊道,“他们几个,也一样”,所长指了指穆厦身边站着的几个人,门一推,踱进里间去了。

    穆厦把头低得更低,只听“哐”的一声,吓了一跳。

    “喂,给你!”穆厦愣愣地站着,似乎没有听到喊声,直到女士夹着罚款单的嫩葱一样的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醒悟过来。“噢”,穆厦机械地应了一声,赶紧伸出双手,接了过来。

    “五千六百七十八元”,穆厦一边盲目地向前走着,一边不停地念叨着。什么都不想,没有悲,也没有苦,头脑一片空白,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刺眼的晃着。这数字,多与少,似乎与他无关。

    “喂,干什么呢,快上车!”他木木的向前走着,身边的人喊车鸣与他无关。

    “喂,干什么呢,快上车!”又喊了一遍。他一转头,吃了一惊,“辛平,你......”

    “到哪去?上车带一程!”辛平将车悠悠地停了下来。

    “你快走!”他像猛地从梦中惊醒,“快走!防止被交警逮着......”。他知道,辛平家境比他还难,妻子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整个一个药罐子,什么事都做不了;一个儿子不争气,在高中都补习两年了,今年才勉勉强强考了个三本。如果他偷跑营运被逮着了,那他就......

    “你怎么啦?神经兮兮的!”辛平摁下了车门,伸出半个头来,“你的车呢?”。

    “哎,一言难尽!”他叹息着。“刚刚被逮着了,诺”他扬了扬手里被汗浸透了的罚单,“五千多呢!”

    “凭什么?”辛平推开车门,接过罚单,“啊!你到现在还没办好过户手续啊!罚你活该!”

    “去了几趟,都说‘暂缓办理’......”穆厦话说了一半,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怎么?你已经办了?!”

    “我都正式营运一个多月了,不办,我敢跑?!他们这些人巴不得我们非法运营呢!”

    “不是还在‘暂缓办理’吗?!”穆厦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愈发糊涂了。辛平也是买的二手出租车,比他还晚了将近一星期。

    “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辛平一步跨上了车子,“砰”的一声把门带上,不知是气自己还是气穆厦。“妈的,这世道!你就慢慢等吧!”辛平伸出头来,气呼呼的吼了一嗓子,加大油门,“呜”的一声,跑了。

    穆厦手捏着罚款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疾驰而去的车子卷起的风沙,在眼前乱舞着,恍惚间,似乎到处都是女儿那一双渴望的、黑黑的眼睛......

(月照松林原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浦京8455com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