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在广州首办中国画展,黄宾虹册页

有着数千年发展历史的中国画艺术,几经递嬗演变,已成为世界艺术之林的乔木奇葩。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与“中华文化之花”的中国画艺术,日益在人类的精神与文化生活中发挥着良好的作用。回顾历史,重温传统,关注艺术本体,研究现当代,并探讨中国画的未来发展道路,正是中国画研究院义不容辞的责任和理应肩负的学术使命,同时,也是每一位热爱中国传统艺术的人士的共同祈望。有鉴于此,我们经过反复考量,策划并组织了“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拟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不同维度对20 世纪的中国画艺术进行一次新的审读,并试图提供一组观摩研究文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是李苦禅诞辰120周年。为弘扬李苦禅艺术成就,促进传统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由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由北京画院作为学术支持的纪念李苦禅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首发式暨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邀请展,6月14日上午在济南天下第一泉风景区趵突泉景区白雪楼盛大开幕。

吴昌硕的作品

  “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由六项内容组成,约在三年内完成,每项活动都有展览、研讨会、画册出版等内容。“双星辉映——齐白石、黄宾虹册页、信札、诗稿作品展”是该系列活动的第二项展览,它的成功举办标志着我院学术工作的继续拓展。齐白石、黄宾虹对现代中国画坛影响深远。齐白石的绘画,以花卉草虫为大宗,他在人物画与山水画方面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齐白石兼工笔、写意两种作风,画面简练传神,充盈着人情味和幽默感。齐白石的绘画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表现出健康、欢乐与自足的生命力,与传统文人画那种超脱避世、超然物外的审美追求形成鲜明的对比,因而获得了广泛的认同。黄宾虹沿传统之路而行,他经历了师古人、师造化以及将传统与造化融合为一的过程,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面目。美术界对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家的研究,应该说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研究工作仍有深化、细化的必要。本次活动聚焦两位大家的册页、信札与诗稿,册页属于“小品”范畴,但是我们认为,一件绘画作品价值的高低与画幅的大小没有必然联系。而且,画家们习惯于在册页上信笔挥洒,以这种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更加富有天机与生趣。从信札与诗稿中,我们可以管窥两位画家深厚的文化修养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当然,这批珍贵信札与诗稿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画家的书法造诣,这也值得今人悉心揣摩。

图片 4

18日上午,迎来建社110周年的西泠印社将在广州举办首个大型中国画展:从江南到岭南中国画邀请展,展览将在广州市东湖路39号越秀文化艺术中心开幕。作为我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文人社团,本次展览选取了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现任社长饶宗颐等名家的近50件作品来穗,而广东当代画坛有影响力的陈永锵、方土、李伟铭等也拿出新作,以期相互碰撞。展览将在3月3日结束。西泠印社创立于清光绪三十年,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艺术团体,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盛誉。策展人郭青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西泠印社此前的展览多以书法、篆刻为主,此次是百年来首次到广东举办的中国画展,目的是与当代岭南画家交锋、碰撞。本次展览由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担任学术主持,他与广州画院院长方土等畅谈了江南与岭南的艺术渊源。

  以独特的视角审视20世纪的中国画巨匠,既是为了总结过去、反思历史,更是想借此来探寻中国画未来的发展道路。大家巨匠自身集结着丰厚的文化沉淀,他们在不同的时代与文化环境中折射出不同的光彩,因而有着被无限阐释的可能。本次活动则提供了一个具体的坐标点,使我们得以近距离走近大师,感受传统。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天下第一泉风景区主任方李明共同为北京画院中国绘画研究中心趵突泉研究基地揭牌。

两地绘画素有渊源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中国美协理论研究处副处长段泽林,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中国美院教授卢炘,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唐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中国美术报》副社长、副总编辑陈明,李苦禅先生之子、清华大学教授李燕,王雪涛先生家人、著名画家温瑛,北京画院传统中国绘画研究中心秘书长乐祥海;省内相关单位的领导嘉宾及著名艺术家、教育家、理论家,吴昌硕纪念馆、齐白石纪念馆、潘天寿纪念馆、王个簃艺术馆、林散之艺术馆等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的馆长及有关负责同志,来自全国各省市的艺术家及《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的作者,李苦禅先生的家人亲属和新闻媒体等千余人出席了活动开幕仪式。

西泠印社秉承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之宗旨,融诗书画印于一体,无论是首任社长吴昌硕还是社员潘天寿、傅抱石、黄宾虹等都深刻影响了中国百年绘画。2006年,金石篆刻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9年以西泠印社为主要申报单位和传承代表组织的篆刻,入选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图片 5

展览从西泠印社博物馆调集了近50件名家真迹,包括了吴昌硕、饶宗颐等大家的作品,参展艺术家还有在当代艺坛影响巨大的韩天衡、陈振濂、王伯敏等,海外作者既有台湾的黄尝铭社员,也有韩国的权昌伦社员。数十位西泠印社社员,都是当今西泠颇具代表性的人物。

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北京画院传统中国绘画研究中心秘书长乐祥海,北京画院在职画家韩斌,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张楠与中国美协理事、山东省美协驻会常务副主席张宜,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大众报业集团监事会主席支英琦合影

百年来,江南和岭南在绘画史上有许多联系,岭南画派的创始人高剑父曾在江浙、上海一带很有影响力,徐悲鸿当年还专门请教过他。策展人郭青说,在西泠印社的历史上还有不少广东名家,如康有为和赖少其,现任社长饶宗颐也是广东潮汕人。

吴洪亮表示在李苦禅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天下第一泉景区依托自身传统书画资源,与北京画院对于王雪涛、李苦禅纪念馆开展广泛学术教育、研究、交流和合作,共同成立北京画院传统中国绘画研究中心趵突泉研究基地。研究基地的揭牌成立,将使济南这座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更加熠熠生辉。

而上世纪30年代,许多的潮籍美术青年坐船到上海美专、杭州艺专学习,得到黄宾虹、刘海粟等大师的耳提命面。潮汕美术受海派影响较深,抗战开始后,王兰若、刘昌潮、林受益这批学生从上海、杭州回到潮汕担任美术教师,在他们的教育之下,又为岭南培育了更多的艺术接班人。

图片 6

传承文脉百年不断

《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

西泠印社的门槛甚高,百年来能够入社者均为精擅篆刻、书画、鉴藏、考古、文史等之卓然大家。西泠印社现有社员约380人,分布于海内外。

《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首发,是纪念李苦禅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内容。文集以李苦禅绘画艺术为中心,用500多页的篇幅立体展示了李苦禅的精神气质,形成了12篇不同角度研究李苦禅的论文,并形成著作。12篇论文既相互联系又有彼此不同的独特角度,在当代中国艺术家研究个案中独树一帜,为当代齐鲁美术家个案研究开辟了新的路径。

能加入西泠印社的会员大多擅长篆刻、兼通诗书画,西泠印社对画家传统人文修养的综合要求很高。它110年的传承没有间断,传承了中国传统文脉。郭青认为,西泠印社百年来最大的价值在于它对学术的坚持――保存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首任社长吴昌硕曾经为抢救浙东第一碑――《三老碑》,带头捐款捐画赎回了即将被贩运出境的《三老碑》,被传为佳话。

图片 7

本次展览选取了吴昌硕的水墨玉兰花,上有题诗一首,旁有饶宗颐题跋石鼓笔势。吴昌硕把书法和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了独特的画风,影响过齐白石等人。当年吴昌硕想拜任伯年为师,但任伯年一看吴昌硕作画,认为吴昌硕可以做他的老师,因为其下笔厚重,以书法入画,在绘画上另辟蹊径。郭青说,这幅作品展示了吴昌硕如何以金石入画。

图片 8

展览还展出了康有为的信札和赖少其的水墨黄山,两位都是西泠印社里的广东名家。康有为的书法力倡北碑,自成一格。其书写上以平长弧线为基调,转折以圆转为主,长锋羊毫所发挥出的特有粗茁、浑重和厚实效果,线条张扬带出结构的动荡,否定四平八稳的创作,是清代碑学的特征。而赖少其常年在江浙一带发展,深受黄山画派影响,作为鲁迅倡导的版画运动的代表画家,此次展览中的水墨黄山中还带有他早年版画的痕迹,是其转型时期的作品。

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张楠参加了学术研讨会

不再以画派论英雄

同时举办的“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邀请展”,展出了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张大千、陆俨少等20位近现代中国极具影响力的大师巨匠作品70余幅,其中包括吴昌硕的《“隹鲤”石鼓文》、齐白石的《多寿》、潘天寿的《泰华赤松图》、张大千的《仿石涛松泉图》等,均为各馆镇馆之宝,件件堪称极品。他们是引领民族文化的艺术巨匠,是影响几代人的书画大师,是书画收藏界关注的方向,这次的集中展示代表着20世纪中国美术的最高水平,代表了整个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令各界观众大饱眼福,叹为观止。

在这个时代,画家们已经不提画派,但他们仍须以一定的方式切磋画艺。郭青说,数十年前资讯不畅,画家们需要加入画派沟通思想,而今的资讯时代,画家们可以方便地了解各种艺术风格,不再需要加入画派。但西泠印社这样的学术社团却依旧受到画家重视,他们借此碰撞艺术火花,又保持风格独立。

可以说西泠印社集纳了各地传统文化的精英,入会标准很高,不仅需要作品够水准,还要有论文、学术专著。郭青说,虽然看起来西泠印社是个松散的社会团体,但它的会员之间经常切磋,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微妙地传承下来。

此次展览除了西泠印社成员,还有20余件作品来自岭南当代画坛名家参展,他们都是岭南本土文人社团水墨村的成员,包括了陈永锵、方土、李伟铭、郭莽园等。郭青介绍了水墨村的渊源:2001年,一本由黄永玉题名、郭莽园主编的杂志《水墨村》在香港悄然诞生。2010年,《第一回水墨村村民展》在广州东山湖畔举办。十年之间,水墨村已经发展成广东本土国画名家联谊的文人社团。所有入社画家都是水墨村的村民,每年举办一次村民大展,还有春秋两季雅集。

翻开中国艺术史,一长串熠熠生辉的名字都出自江南,而偏安一隅是岭南文化艺术发展的最大掣肘,现在这却成了守护传统的天然屏障。中国文化的根在岭南没有断,岭南一直有用心的画家。从某种程度上,江南和岭南的艺术家可以碰撞出许多火花。郭青说,展览期间著名书法篆刻家、西泠印社副社长李刚田等,将来穗与岭南画家交流。

名家纵论江南与岭南

方土 潮汕人曾捧红任伯年

岭南与江南都属于南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是潮汕人,上世纪80年代初去了一趟江南,发现很多生活习惯、民俗跟潮汕很接近,有共同的文脉。我觉得艺术创作跟生活、民俗关系很深。

历史上潮汕去江南的交通便利。我曾看过一篇文章,清末时期商贸发达,潮汕商人通过海路多往返于上海、浙江与福建之间,带来扬州八怪及吴昌硕、任伯年的作品,在画界传播、观摩,一时习画成风。潮籍商人购买任伯年的作品特别多,因此也有人说,潮汕人对任伯年画价的抬升有很大功劳。包括之后许多潮汕人坐船去上海美专读艺术,其实百年来这种互动从未间断过。

可以说,潮汕乃至岭南画家多多少少都曾受过海派的影响。我曾思考过一个问题,中国绘画近百年不断走向写生,这在岭南画派被发扬光大,但最初我曾在海派任伯年的绘画中发现过这种变化。海派当年的写实风格,是否影响到后来岭南画派注重写生的风格?我想这其中或许有某种微妙关系。

罗一平 提倡诗书画印的综合追求

我本身从事书法篆刻。书法篆刻,要求诗书画印相通。从北方人角度看,岭南文化很大一个特点是封闭性。岭南只认自己的画家,北方的著名画家到这里也不被市场承认,而岭南画家到了北方也是。这是地域隔阂,但越是这种封闭性才能达到深刻。近代篆刻大师黄牧甫曾在广州生活了18年,在其影响下产生了印艺的岭南派。这一派传承了文人的雅兴,影响了岭南的很多篆刻家,比如邓尔雅。

相比之下,江南更讲究秀美的文化,岭南在秀美之外更博大、开阔感,两者有微妙的差别。如今,岭南与江南艺术家的对话是一次深层次文化交流。西泠印社提出立社之本是:天下之社、博雅之社、名家之社。它坚持审美、人格上的雅文化,西泠印社没有单一绘画的画家,都是诗书画印综合性的人才,这一点上与岭南画家的追求有相通之处。此外,就是不以官员,而以名家立社,这一展览有社会文化意义。

编辑:文凌佳

本文由管家婆图库发布于管家婆四不像图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泠印社在广州首办中国画展,黄宾虹册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