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艺术本真的原点,小微剧团靠什么出精品

小微剧团靠什么出精品

时间:2017年12月04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记者 颜维琦 通讯员 李娇小微剧团靠什么出精品——原创沪剧《挑山女人》的五年“挑山”路  图片 1 《挑山女人》剧照 资料图片  图片 2 《挑山女人》剧照 资料图片  一个小微剧团,一个小剧种,一幕发生在安徽大山深处的真实故事,却在上海搬上了舞台,连演五年,感动无数人。自2012年10月26日首演至今,原创沪剧《挑山女人》已走过五年“挑山”路。作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项目,演遍了大半个中国,完成全国巡演40场,累计演出场次达265场,观摩人数超过25万,获得了包括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优秀剧目奖”、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在内的18个重要文艺奖项。主角华雯更是凭借在剧中出色诠释了“王美英”一角摘得“二度梅”和“文华表演奖”。  《挑山女人》靠什么走进观众心中?如何进一步提升文艺原创力?日前,沪剧《挑山女人》创作演出五周年系列活动研讨会在上海市文联文艺大厅举办。来自北京、西安等地的专家、艺术家齐聚沪上,共同梳理五年来《挑山女人》一路走来的经验、启示。  真实的力量最动人  “《挑山女人》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张报纸,这篇《能挑起山的是母亲的肩》的报道感动了我,这个真实的故事感动了我们的创作团队,我们有强烈的创作欲望去表达这种感动。”宝山沪剧团团长、《挑山女人》主演华雯回忆。于是,立足于小人物的真实故事和情感,在此基础上做艺术的提炼和加工,几经打磨,就有了以安徽省齐云山唯一的女挑夫汪美红为原型的原创沪剧《挑山女人》。  剧中讲述了汪美红在17年的艰苦岁月里风雨无阻,艰难攀爬近20万公里陡峭山路,往返近6000个来回,磨破140多双解放鞋,用断70多根扁担,用坚强而伟大的母爱,独自把一双龙凤胎儿女“挑”进两所省重点大学的感人故事。  “五年前刚刚筹备排演《挑山女人》的时候,谁都没想到这个戏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华雯一直在思考,是什么使得《挑山女人》大获成功?“剧本写得出色,导演排得好,或者演员演得精彩……这些都只是《挑山女人》成功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我想《挑山女人》成功的最大原因应该是它的真实。”  “真实的力量是无穷的。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与老百姓的生活走得越近,越真实,越能给观众强烈的代入感。”华雯回忆,“有一次一位观众在观看中因为号啕大哭被劝离了剧场,经了解是因为她已经过世了的奶奶和剧中的王美英有着一样的经历;又有一次演出结束,一个年轻人冲上舞台对我说,‘妈妈,我想抱一下您。我是北大一年级的学生,我向您保证,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会给我远方的妈妈打一个电话’……这样的感人故事在这五年里举不胜举。这五年的演出经历让我感悟到了戏剧艺术的真正魅力就是一种唤醒,唤醒观者对自己过往经历的回味、思考和感悟。”  小剧团靠“挑山精神”出好作品  在创作演出五周年之际,《挑山女人》首次推出传承版,大胆启用后起之秀,全部由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青年演员担任男女主演。今年7月,沪剧电影《挑山女人》正式开机投入拍摄,目前已完成全部拍摄工作,这将是一次沪剧走向全国、用现代手段传承、传播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案例,实现上海沪剧史的新突破。  全国劳模包起帆分享自己作为观众的感受,在他看来,《挑山女人》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它的创新精神。“《挑山女人》在题材方面有很大创新,作为戏曲它并没有把目光局限在帝王将相或才子佳人,而是聚焦于生活中最普通的一位妇女,挖掘她身上的奉献精神;在故事叙述上,《挑山女人》没有以口号喊出假大空的主张,而是真真切切以情动人;此外,宝山沪剧团作为一个小团,却演出具有时代精神的大戏,这本身来说就是一种创新。”  华雯坦言,对于小微剧团,创新不易,传承、坚守更不易。“《挑山女人》首演之时,宝山沪剧团在编人数不过17人,加上临时借用的演员亦只有23人。此外,从20世纪80年代初我在宝山沪剧团挑大梁起,近20年来所有剧目都没有B组,原因是我们人才匮乏,有时候连工作人员都要上台跑龙套,我们招聘演员时也不得不从越剧和业余演员中挑选。”  一出戏激活了一个团。《挑山女人》不仅让观众看到了感人故事,更激发了宝山沪剧的生命力,进一步挖掘和培养沪剧新生力量。在“一团一策”的改革带动下,宝山区委区政府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充分保障,坚持以戏带团,出戏出人。记者了解到,宝山还将继续深化“一团一策”的体制改革,打破“市级剧团、区级剧团”的体制壁垒,从全局、整体角度筹划整个沪剧界的“一界一策”,尝试推广资源共享、人才互通、相对管理独立的沪剧非遗保护运行模式,为剧团可持续发展注入新活力。  《挑山女人》的成功也与良好的文化传播环境分不开。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深有感触:“宝山区多年以来高度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以及创新传播,‘宝山大剧荟’、市民艺术导赏计划、戏曲进校园、戏曲名家工作室等一系列活动,让艺术深扎在宝山的基层、校园、企业、社区,培养了一大批爱戏、懂戏的戏迷。”  在网络信息便捷的当下,传统戏曲文化无疑受到很大冲击。快餐文化、偶像剧正在抢走传统戏剧的年轻观众群体。华雯说:“如果我们没有说好我们的故事,这是文艺工作者最大的失职,那文化自信也无从谈起。”正如挑山女人手中的那根扁担需要有人往下传,沪剧是我们的传统,也得有人传承好这一文化基因,用沪剧讲好我们的时代故事。  华雯坚信,沪剧本身有着非凡的生命力。“沪剧从诞生开始,就带着强烈的创新精神,从不故步自封,具有海纳百川的文化基因。它能从其他剧种中汲取营养,既‘下得了厨房’也‘上得了厅堂’,它既是草根文化,也是真正的高雅艺术。它应该在我们一代又一代的沪剧人手上,永葆青春。”

回到艺术本真的原点,回到生活深处

——沪剧《挑山女人》带来的启示

图片 3

沪剧《挑山女人》剧照 肖 一 摄

  ◎ 《挑山女人》摒弃了当下流行时尚戏剧中那些附加的苍白的浮光掠影式的“好看”元素,它让戏剧回归到艺术本真的原点,使一个当代人去反复回味思考一些人生根本问题,是一部走情走心走人物的好戏。

  ◎ 上海市宝山沪剧团现有在编人员仅14人,就是这样一个连正式乐队都没有的区级小剧团,坚持三年连续出新戏、出好戏,以饱满的精气神、旺盛的创作力给全国处在生存困境中的地方剧团做了一个榜样。

  演员流泪演,观众抹泪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现实题材沪剧《挑山女人》2月18日至19日首次进京,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带给观众久违的感动,并以此为契机开启了2014年新一轮的巡演。自去年上演以来,来自基层的上海市宝山沪剧团的《挑山女人》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以其极具感染力的演出被称为近年来“沪上最出色的舞台演出之一”,去年连获第十四届文华奖、第十三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剧作、导演、表演等大奖。

  既无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又无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无华美夺目的服装造型,全团仅有的14个演员全部登台,因条件限制没有自己的乐队,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里演出也只能现场放录音配唱……但足足两个半小时,一口气演下来,竟然没有人提前离场,最后70多句的“赋子板”一曲终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台上台下均泪流满面。最难演的现实题材戏如何成为剧团的传家宝?《挑山女人》的编创演出经验确实可以给当下的戏剧创作提供值得思考的经验及启示。

  小题材见大爱

  “观众的反应震撼了我们”

  《挑山女人》取材于一篇新闻报道《能挑起山的是母亲的肩》,这篇报道给上海市宝山沪剧团团长华雯很大的惊喜,甚至是震撼。

  上世纪80年代末,齐云山脚下的村庄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王美英生下了一个双目失明的残疾儿,不久又有了一对龙凤胎。谁知,两年后丈夫离世,婆婆怨恨媳妇克夫,便与他们母子四人断绝了来往。为了抚育三个孩子,她毅然选择了连男人都望而却步的工作——挑山。于是无论风雨、不计寒暑,女人每天挑着一二百斤的货物,数次往返于齐云山那3700级石阶上,整整17年,独行着抚养大三个孩子……编剧李莉写出了这样一个普通挑山女人的故事,并与导演孙虹江和华雯同登齐云山,三人均被汪美红(王美英原型)真实生活的状态深深感动着,在点燃创作激情的同时却又背负起另一座“山”。

  “挑”这座“山”更难更难。生活中感人的人和事,搬到舞台上未必一定能打动人心,有时甚至不能令人信服,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而如今挑剔的观众,会对一些英模题材或弘扬正气的原创现代戏有着天然的排斥感,怎么编?如何演?成为横亘在创作者面前难以翻越的一座大山。为此,华雯常常坐卧不安、夜不能寐,“汪美红的遭遇非常凄惨,但倘若一不小心,《挑山女人》里的王美英就会变成一个倒霉蛋、可怜虫;王美英的性格非常坚毅,可一旦处理不好,戏里的人物就会唱高调,令人生疑。”华雯认为《挑山女人》这出戏追求的是一种“悲而不惨、凄而不苦、苦而向上”的情感境界。

  而从编剧角度,李莉创作之初便从未想过类似“精神”、“信仰”这类的理念,而是让人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昭示,让观众在看的过程中去领悟。两个半小时的故事,观众看着王美英在山间、在小屋,进进出出忙里忙外,为她热泪盈眶,一颗心自始至终被她牵着揪着跳动着。有不少慕名而来的观众都深深“入戏”,勾起他们对儿时母爱的情感记忆和人生回味,同时也迫使他们重新思考这个时代利他和利己的精神困境,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充满激情地给剧组写信阐发观感。这其中,还不乏“追剧”的热心观众,随着这部剧的江、浙、沪巡演一路跟随。而且有意思的是,看戏的观众中泪眼盈盈的男观众并不比女观众少……“与其说我们的戏感动了观众,还不如说观众的反应震撼了我们。”华雯说。

  在上海市政府参事、著名文艺评论家毛时安看来,“《挑山女人》摒弃了当下流行时尚戏剧中那些附加的苍白的浮光掠影式的‘好看’元素,它让戏剧回归到艺术本真的原点,使一个当代人去反复回味思考一些人生根本问题,是一部走情走心走人物的好戏”。而就强化正面声音的影响力和引导力而言,这部作品紧扣时代主题,体现了面对困难的担当与坚守,倡导了感恩回报的大爱精神,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也启示出,能真实表现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的“接地气”的作品,才是广大观众真正欢迎的。

  小剧团大志向

  “以极大的热情找‘活水’”

  “娘啊——莫说还,莫道歉,恩怨相交十七年,曾经恨、曾经怨,曾经在丈夫坟前泪哭干。想过逃,想过死,想过改嫁另将丈夫选,抛不下呀,抛不下,三个幼儿将我牵……回首往事无怨悔,一生辛苦已化甘甜。”苦戏更重唱,华雯在《挑山女人》中巧妙运用了很多杨派唱腔,而脍炙人口的“杨派”艺术正是上海市宝山沪剧团的一面旗帜。上海市宝山沪剧团(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是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建团最早的专业沪剧团之一,至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它的前身是沪剧传承人、“杨派”创始人——杨飞飞领衔的勤艺沪剧团。“杨派”唱腔在沪剧观众中的影响较大,极受欢迎。“但是,当代的《挑山女人》毕竟不同于经典沪剧《为奴隶的母亲》。在这出戏里,杨派唱腔在传承中得到发展。华雯是‘出新花旦’,她可以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将杨飞飞的哀怨缠绵、委婉悲切的唱腔,根据剧目需要演化成柔和中有高亢、迂回中显亮丽的杨派新腔,并融入越剧袁派和吕派唱腔的某些韵味。”上海戏剧学院原党委书记、教授戴平对华雯的表演艺术这样评价道。

  在中国数以百计的戏曲剧种中,沪剧是一个年轻的剧种,它出自农村,但很短时间就进入了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沪剧的历史短、传统弱,接受外来艺术因素快而且多。华雯谈到,“沪剧也演过古装戏,但因缺乏功底演不过京剧等剧种,从自觉或不自觉的选择过程中,沪剧逐渐形成了以演现代戏为主的特色,成为全国众多剧种中最接近生活原生态的戏曲剧种之一。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其他剧种很少演出的西装旗袍戏,也就是城市时装戏,沪剧对此极为擅长。能演西装旗袍戏,自然也就能更加自如地演绎工、农、兵等各类当代人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沪剧的现代戏创作在全国也是走在前列的,沪剧《红灯记》《芦荡火种》《罗汉钱》等都成了全国很多兄弟剧种移植的经典剧目。

  但是改革开放后,戏曲的现代戏创作与飞速发展的生活产生了很大脱节,也使得很多剧团都视现代戏为畏途,现代戏成了“难啃的骨头”。上世纪80年代上演的《东方女性》曾使得领衔主演华雯荣获第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此后一系列原创现实题材现代戏《罪女泪》《东方彩虹》《红叶魂》《红梅颂》等剧目,形成了宝山沪剧团的演出特色。“我们始终是以极大的热情找‘活水’,以极大的热情颂扬今天的‘最美’人物。现代戏因为人物、题材的接近性,一旦突破就更能引发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这也正是我们创作的现代戏能一部接一部深受观众喜爱的重要原因。”华雯说。

  上海市宝山沪剧团现有在编人员仅14人,就是这样一个连正式乐队都没有的区级小剧团,坚持三年连续出新戏、出好戏,以饱满的精气神、旺盛的创作力给处在生存困境中的地方剧团做了一个榜样。近年来,上海努力涵养地方戏曲,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传承传统艺术,接轨现代生活,努力蹚出一条地方戏发展的路径——利用公益平台滋养戏曲,利用原创剧目反映生活。政府扶持,旨在帮助更多剧团创排好戏,而剧团所履行的义务,便是一场场深入基层且动情感人的精彩演出。

本文由管家婆图库发布于管家婆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去艺术本真的原点,小微剧团靠什么出精品

相关阅读